欢迎访问铅笔小说,我们的网址是:"http://www.06qb.com/"
当前位置:铅笔小说 > 历史 > 大魏春 > 第六七四章声东击西

大魏春 第六七四章声东击西

章节列表
推荐阅读:沙雕渣攻今天又渣了我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我推是反派大小姐 我的崽崽们不可能都是大佬 夜的命名术 我的细胞监狱 大杂院里的小媳妇[年代] 被前女友绿了的我,被小恶魔后辈缠上了 这题超纲了 

本以为异常艰难,十有八九会有数场恶战,但谁想,顺利的巅覆了达奚的认知。

一月前,李承志决定反攻,先遣李丰自居延湖出兵,直逼沃野。而后令李彰与李永寿阻击柔然。

而那时,达奚便已筹划自渭水南下。

南人大都通水性,又在黄河中练了大半年,自是练的精熟。何况此次驾的并非战船,而是承重只五六十料(一料一石,约一百二十斤)的明轮,更是驾轻就熟。

为免打草惊蛇,达奚先遣细作潜入陇山,顺渭水探查。一直探到陈仓,才知河关中的官兵早已撤尽,就只在陈仓道南端接近秦麓的南关中留有数百守军,以防南梁北侵。

而以防万一,更是将连通渭水两岸的浮桥也一并拆尽。并将百姓的船只收缴一空。

没了桥,秦岭中的山民与渭水河岸的渔民皆无法将山货野味与鱼虾送到陈仓县城换成粮食,无奈之下,只能迁往县城,或是受崔延伯征召,予陇关道筑城修坝,好挣些糊口的粮食。

至此,渭水两岸荒无人烟,就只北岸约三十里外的北城中驻有近千兵卒,但也只是防守陇山小道,而非渭水。

达奚喜出望外,当即令水军驾明轮试水。

陇山陡峭,山中河段水流湍急,便是明轮逆转可抵消部分冲力,但依旧凶险。

而达奚只是顺河道探查了一遍,便想出了办法:凡河道陡利,水流湍急之处,皆拦以铁索,而后予索前置以空船。

拦在河中的空船一多,水位自然升高,上游的流速自然也就慢了。如此这般,足足耗时两旬,废了数十艘空船,才算将河道理顺。

其实这个法子也不算出奇,元魏但凡南征,必渡淮河,遇到湍息之处,便是用这种方法拦水渡河。

如此这般,待李承志自清水关出兵,往萧关与陇关进军的第二日,达奚的一千明轮也已然从百里滩西南约六十里的明水河湾下水。

而还不待次日天明,两卫步卒,两卫炮营已顺流而下,直抵陈仓浅滩。

已然探明陈仓关空虚,才只一千守卒,达奚便留了一半兵力,交由张敬之统率,他则率其余兵卒,进往五十里以东的汧水河口。

汧水为渭河支流,水极浅,所以便是明轮小船也有搁浅的风险,达奚只能做罢,在此停船。不然他早已顺水北上,直抵汧阳县的守军大营。

但两岸皆为良田,实乃登岸卸炮的好地方。待数百只明轮小船在汧水河口一字排开,才有守军惊觉:叛军竟从渭水而下,官军竟已腹背受敌?

只留少数兵卒看守船只,其余尽皆登岸。岸边只留两百小炮,护船守岸足矣。另有镇夷大炮二十蹲,下岸后便移到了大车上。不遇县城或官军大阵,轻易不会动用。

其余皆为虎蹲小炮,共计一千蹲,达奚与张敬之各五百。每蹲配有炮卒一伍。每伍配双轮小车两驾,驮马两匹。一匹拉炮,一匹拉弹药。

可以说,但凡骡马能到的地方,虎蹲炮就能到。若逼不得已,还可以弃了骡马,换由人背。

每只虎蹲炮也才三十余斤,两个兵卒轮换背负,照样翻山越岭。剩余三卒背火药与铅丸绰绰有余……

守军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达奚刚停稳船,就有数千官兵从东北约四十里的岐州州府雍城县中蜂拥而出,并有狼烟自城中燃起。是以也就半个时辰,距渭水北岸约八十里的汧阳县便已得讯。

元钦惊的心底发寒,头顶冒汗。

只因官兵的粮草,尽皆集中的汧阳县城之中。

他一边集结后军,一边急派亲信,去陇关向崔延伯急报。

而待元钦集结万余后军,铺天盖地一般往汧河口冲来时,岸边已然炮声震天……

驻守雍城的是关中道都督崔延伯麾下后军将军,兼岐州刺史羊祉。除此外,还有左军将军李韶,并督粮司马杨暐。

不论是资历,还是官爵,更或是名望,羊祉自是差着李韶好大一截。甚至是左先右后后更后的将军封号,也该是李韶领军守城,羊祉督负粮草。

但坏就坏在李韶与李承志关系太近,且有暗通曲款的嫌疑,所以不论是朝廷还是崔延伯,都不敢让他掌兵,更不敢让他守城守关。

但因陇西李氏在关中威望既重且广,是以朝廷对李韶既不敢重用,还必须的用。最后也就只能委以后将军之职,归军司马元钦调遣。

元钦顺水推舟,差他与杨舒幼弟长驻于雍城,负事粮草转运。

但有粮草或经渭河水路,或经潼关陆路运进关中,皆由二人率民夫转至汧阳。

泥人尚有三份火气,何况久握重兵,久居中枢的李韶?

被当贼一样的防备,李韶没有就地辞官,就算是给足了朝廷颜面。是以每日得过且过,不求有功,只求无过。再加杨氏如今如日中天,有杨暐掌粮草之务,自然是是事半功倍。

李韶乐的轻闲,整日躲在雍城中醉生梦死。除非元钦或崔延伯召他,绝不出州城一步。

而今日,他不得不出了。

倒非羊祉与杨暐逼迫。

羊祉便是为岐州刺史,也只是后将军,且未持节,还号令不动李韶这个左军将军。

是李韶突闻竟有西海水军突至汧水河口,骇的九分的醉意吓走了七分。

李承志既能从陇西行船至关中腹地,此后渭水往东顺风顺水,岂不是随时随地都可兵进至洛阳?

往后朝廷这仗还怎么打?

他当即便寻到羊祉,称要到阵前一观。

知道事关重大,羊祉不敢托大,准备亲自领军前往。正愁如何想个理由,将李韶也召出城,不想李韶竟送上了门来?

羊祉即刻点齐兵马,往汧水河口扑来。

如今正逢战时,且李承志予七日前出兵,更予三日前就下了战书与劝降书。凡岐、泾二州乃至治下郡县,无不是厉兵秣马,枕戈待旦。

是以一声令下,前后也就两刻,近万兵马便已出营,往南奔来。

难能可贵的是,此次再不需兵卒甩着两条腿跑路,而是皆乘大车。

自然不是朝廷富余到了给步卒尽皆配车的程度,而是羊祉本就有助李韶与杨暐运粮之责,故而车马极为便利。

快倒是快了,从得讯,到出兵,再至快马加鞭的奔到汧河口,堪堪也就两个时辰。累的驾车的驽马口吐白沫,浑身发颤。

见叛军后军已在渭水北岸立好军阵,似是等着官兵自投一般,羊祉先是在心里打了个突。

但又听闻叛军前军拉着数十樽大炮往北而去,羊祉心中一紧,顿时就骇出了一头的冷汗。

这难道不是直奔汧阳?

汧阳为后军大营,关中道大军足两年所需皆屯于此处。若是有失,他也罢,元钦也罢,怕是想落个全尸都难……

但李承志是如何知道,粮草尽在汧阳?

羊祉双眼一眯,厉如刀锋,刺向目噔口呆的李韶。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我的细胞监狱 我一个史莱姆吊打巨龙很合理吧? 这题超纲了 被前女友绿了的我,被小恶魔后辈缠上了 我推是反派大小姐 沙雕渣攻今天又渣了我 大杂院里的小媳妇[年代] 夜的命名术 正义的使命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我的崽崽们不可能都是大佬